诗词论坛

请点击顶部登录按钮
扫描二维码即可登录

发帖
返回列表
查看:121 | 回复:0
无标题
小王子M
2019/8/12 19:18:45
只看该作者
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郑氏《津阳门诗》中“绣绷衣褓日屃赑,甘言狡计愈娇痴”这两句背后究竟有怎样的故事呢?
话说安禄山某次进宫,突然对杨贵妃说:我作您干儿子怎么样!小杨乍听到这一“离奇”请求,吓一大跳,犹豫未决,倒是唐玄宗很“看得开”,劝小杨说:那就收了他吧。于是,杨玉环多了个比自己大十六岁的“螟蛉”。
此后安禄山每晋见老李和小杨,都是先拜妃而后及帝。玄宗搞不懂,便问他这是为什么?安胖子回答:“臣是蕃人,按我们番人的习俗礼制,都是先拜母后拜父的”,玄宗听了,认为很有道理,非但不罪,还很高兴。
更“荒唐”的还在后面:
话说玄宗某日听闻后宫中笑语喧声,甚是嘈杂,便问何事?有宫人回禀说:贵妃娘娘以安禄山为“三日洗儿”,洗后又用绣绷子把安禄山全身绷了,让宫人彩轿抬着“游行”,大家都觉得“好玩”,所以“欢呼动地”!老李一听,也来了兴趣,便进宫去看,果然如此。于是“大悦,因加赏赐贵妃洗儿金银钱物,极乐而罢。”从此,安胖子又多了个“雅号”:禄儿!
这就“玩”得有点“过火”了。试想想看:脱光了的安禄山躺池子里,活像一堆褪净了毛后被煮得白花花的公猪肉,周围一大群宫女太监,由贵妃带队,大家都嘻嘻哈哈来给这个成年肥胖男人洗澡;洗的时候,难免你掐我一下,我拧你一把,互相揩个油,摸东摸西,但指不定摸哪儿!这么多如花似玉的美貌宫女你弄一下我弄一下,正常男人,哪个受得了?至于贵妃是否亲力亲为下手给安禄山洗澡擦身子了,不得而知,但即便只是看,也够让人浮想联翩的。
因此有人怀疑小杨和安胖子之间有实质性的不正当男女关系,老李是戴了一顶深绿如蓝的绿帽子,此说无证据,多是人们的猜测和想象。但无风不起浪,就算没有发展到这步,估计互相调个情、揩个油的事情还是有的。总之就一个字:“乱”!唐朝是够开放的。
元稹的《连昌宫词》也说过这件事:“禄山宫里养作儿,虢国门前闹如市。”
《津阳门诗》前半段描述开、天间的繁盛奢华,及李、杨、安的轶闻,后半段,则写安胖子逆谋叛反后的事情。
……异谋潜炽促归去,临轩赐带盈十围……
安禄山身体痴肥,《新唐书》说他“腹缓及膝,奋两肩若挽牵者乃能行”,意即肚子大到赘肉及膝,走路时先要耸起两肩,以带动牵引腹部才能正常行走;跪坐时,脐可及地;每次入朝,中途都要换几次马,否则,马会被压死,且载乘安胖子的马都是能负重“五石”以上尚能奔跑自如的健马;某次朝见,玄宗还开玩笑说:朕看见爱卿的肚子几乎垂到地面了!换衣系带时,需几个小太监协作,两人先抬起肚子,一人用头顶住,才能完成这项艰苦卓绝的工作。但安禄山这么胖,却有一项“绝活”:就是跳起“胡旋舞”来,迅疾如风,一点不受肚子大的影响。
……忠臣张公识逆状,日日切谏上弗疑……
“张公”指名相张九龄。在安禄山可能造反的问题上,有两个很有份量的人曾劝玄宗警惕,一个是太子,一个就是宰相张九龄;太子劝玄宗不可对安胖子太放纵,防其“恃宠而骄”;而张九龄则更清楚地看出安禄山必反,但玄宗不信,终致不可收拾。
晚年的玄宗,确实变得刚愎自负了,不像年轻时那样善于听取忠言良谏。而安禄山谋反,好几批探子都有回报,玄宗还是半信半疑,最后终于相信时,安胖子的人马已经杀到了漳关附近。杜牧的《过华清宫绝句》第二首,就是写的这件事:
新丰绿树起黄埃,数骑渔阳探使回。
霓裳一曲千峰上,舞破中原始下来。
但凡一个人,做出超乎常人想象的出格举动以卖乖讨好,那么他一定是大有所图,一定所谋不轨。越是表现得亲热、诚恳、令人感动,就越是心怀鬼胎。失去的东西,他一定会在将来某个时刻,通过某种方式再拿回来,而且一定比失去的要多!然而,恰恰很多人不愿意相信,结果就是被卖了还帮着数钱。
“春秋五霸”之一的齐桓公,在管仲去世后,任用过三个人:易牙、开方和竖刁,因为在桓公看来,这三个对自己太好了,无法不信任他们。以竖刁为例,这龟孙为表示对主子的忠诚,竟毫不犹豫地挥刀砍向两腿之间,“咔嚓”一下就把自己给阉了。桓公那个感动啊,不听管仲良言相劝,亲信重用这个阉宦奸佞,结果病危时,竖刁作乱,桓公吃不上饭,活活饿死;死后又不得及时下葬,尸体摆了六七十天,以致臭气熏天、“尸虫出于户”。
这个例子可能有些极端,但很说明问题。类似竖刁这种人,男人都可以不做的,还有啥事做不出来?连自己生命都不爱惜的人,怎么能指望他去爱惜别人?一味讨好谄媚、溜须拍马之人,非奸既盗,信他,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新唐书》载:某日玄宗看着安胖子又肥又大的肚子说:“胡腹中何有而大?”答曰:“唯赤心耳!”一句话就把唐玄宗哄开心了。
……马嵬驿前驾不发,宰相射杀冤者谁。长眉鬓发作凝血,空有君王潜涕洟……
安胖子反了,玄宗只好逃往蜀中暂避,途经马嵬坡时,护驾的禁军官兵都不走了,一定要皇上杀了“红颜祸水”的杨玉环及误国殃民的杨国忠。杨大人这时候还敢牛皮哄哄地跳出来指责众军士说:难不成你们要仿效安禄山,造反逼迫君父吗?众军士不听则已,一听更是火大:你杨国忠就是逆贼,更道何人?于是一个叫张小敬的骑兵先一箭把杨国忠射落马下,其他人一拥而上,“便即枭首,屠割其尸”;无奈之下,玄宗也只得以一条白绫将杨妃赐死。至此,大唐的第一美女香消玉殒,生命完结于一棵梨树之下,所谓“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关于杨妃的结局,史上说法颇多,细节不尽相同,甚至还有人言之凿凿认为杨妃未死,而是秘密潜逃到了日本。本文是“读诗”,而非“读史”,至少很多唐朝诗人相信杨妃是真的死了,所以我们还是从“诗”中关照历史,来看看唐朝诗人们对“杨妃之死”的态度。
“马嵬坡”即“马嵬驿”,距长安一百一十多里,因晋代名将马嵬于此筑城而得名。这地方,如果不是因为收了杨贵妃一缕香魂,估计很少有人知道,而现在,它成了文人墨客笔下吟咏最多的古迹之一,千百年来凭吊诗文如缢毙杨妃的那棵梨花树的树叶,不可胜计。
诗人郑畋在《马嵬坡》诗中写道:
玄宗回马杨妃死,云雨难忘日月新。
终是圣明天子事,景阳宫井又何人。
说玄宗由蜀返京,再次路经马嵬,想起自己和杨妃的千般恩爱,如今俱为尘土矣,而国家也在大乱之后,面貌日新,这终是杨妃之死换得的成果,不似当年陈后主有亡国之恨。这是从正面肯定玄宗处死杨氏的意义。
刘禹锡有首《马嵬行》诗,其中言道
绿野扶风道,黄尘马嵬驿。
路边杨贵人,坟高三四尺。
乃问里中儿,皆言幸蜀时。
军家诛佞幸,天子舍妖姬。
群吏伏门屏,贵人牵帝衣。
低回转美目,风日为无晖。
写杨妃被赐死之情景及死后相关传说。诗中称杨妃为“妖姬”,乃传统的“红颜祸水”论。
张祜《马嵬坡》:
旌旗不整奈君何,南去人稀北去多。
尘土已残香粉艳,荔枝犹到马嵬坡。
说玄宗为杨妃快马传荔枝的事情,讥讽玄宗重色失国。
李益《过马嵬》:
汉将如云不直言,寇来翻罪绮罗恩。
托君休洗莲花血,留记千年妾泪痕。
这应该是比较早为杨氏“翻案”的诗作,谴责朝中文武大臣的虚伪胆怯,而把责任推给一个弱小女子,有点“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的意思!李益还有两“过马嵬”的七言律诗,不录。
徐夤的《开元即事》:
曲江真宰国中讹,寻奏渔阳忽荷戈。
堂上有兵天不用,幄中无策印空多。
尘惊骑透潼关锁,云护龙游渭水波。
未必蛾眉能破国,千秋休恨马嵬坡。
诗旨近于李益,先赞张九龄(张为韶州曲江人),次讽朝堂无才;再言乱中景象,终论“破国”之因,不要把责任都推给一介女流。
另李商隐、温庭筠、罗隐等均有以“马嵬”为题的诗作,不赘述。
新、旧《唐书》都载有杨妃死后一事,即玄宗从蜀中返京,途中再经马嵬驿,乃秘密派人具棺椁为杨妃改葬。办事员回来秉报:开启墓穴后,发现裹在“紫褥”里的贵妃遗体肌肤已坏,但曾经使用过的一只香囊还完好,于是带回来献给玄宗,“帝视之,凄感流涕,命工貌妃於别殿,朝夕往,必为鲠欷。”
不得不说,这唐玄宗真是难得的有情有义的帝王,所有才会有《长恨歌》里“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的动人咏叹!不知这是作为帝王的唐玄宗之幸,还是不幸。
“安史”乱发,玄宗将离京幸蜀之时,再次登上“花萼楼”去,眺望满目山河。时有一善歌少年,在帝旁唱初唐诗人李峤的诗《汾阴行》,最末句云:    山川满目泪沾衣,富贵荣华能几时。
不见只今汾水上,唯有年年秋雁飞。
玄宗听罢,怆然良久,不待曲终而去。此时的玄宗,内心应该充满了悔恨和凄凉吧?然而过去的事情永远无法改变,世界上从没一种药叫“后悔”。
杜牧在《过华清宫绝句》其三中总结“安史之乱”这段历史,这样说:
万国笙歌醉太平,倚天楼殿月分明。
云中乱拍禄山舞,风过重峦下笑声。
说玄宗沉醉于玩乐,贪色轻国,被一派繁荣的景象蒙蔽,云中传来的歌舞嘻笑,终成危乱之音,“讽刺”之意很是昭显。
再说安禄山。胖子帐下有个亲信阉宦名叫“李猪儿”,从十几岁起就跟着安禄山了,为人也有点小聪明,胖子很是喜欢他,《旧唐书》载:安禄山亲自持刀把这孩子割了,变成阉人服侍自己,从此对其更加信任,上文提到穿衣系带时从下面顶起安肥肚子的便是这个人了。至德二年,也就是公元757年,某天晚上,这个“李猪儿”突然闯进安肥帐内,“以大刀斫其腹”,杀了安禄山。
最终,唐玄宗和安禄山,他们都败在自己最亲近信任的人手上。
危险往往来自于看似最不可能的人身上。
回复
支持(0)
打赏
分享
发帖
返回列表
发表回复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