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公社

请点击顶部登录按钮
扫描二维码即可登录

发帖
返回列表
查看:474 | 回复:0
朱永新:教育应该为幸福人生奠基
PatriCk
2016/12/8 13:23:18
只看该作者
朱永新
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
民进中央副主席
新教育实验发起人

精彩语录
人,因教育而成为人,教育,因人而存在,双方彼此依存。因此,教育毫无疑问首先应该教会学生如何认识自己,如何珍惜生命,如何热爱生活。所以,关于生命的教育,应该成为教育最重要最基础的课程。
人活着,为了幸福。教育的使命,就是帮助人们创造幸福。


朱永新:教育应该为幸福人生奠基

去年“五一期间”,作家吴树先生和记者蒋铮女士来苏州对我进行专访。记得那是一个烟雨蒙蒙的上午,我们就中国教育的变革与挑战、“新教育实验”的缘起与发展等话题,聊得甚为广泛与深入,为了两本新书《谁输在起跑线上》《天骄之殇》。

碰巧的是两个月之后,在盛夏的一天,我去北戴河看望一位老领导,无意之中又将与吴树先生他们讨论的话题继续聊了起来。老领导求学时有着教育专业的背景,工作后又带来超越教育的视野,对当下教育问题的点评鞭辟入里。他幽默地说,现在有两个“子”成为人们痛苦的重要来源——房子和孩子。从某种意义说,买房子也是为了孩子。“当年我们最直接的痛苦是饿肚子,现在人们最直接的痛苦就是孩子,特别是孩子的教育。”

教育为什么让人痛苦?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没有“以人为本”。教育最基本的功能是帮助人的成长,让人成为一个幸福的人。人,应该是教育的出发点和归宿。但我们的教育方向错了。我们的教育是从社会出发的,我们的教育理念没有全面地以人为本,而是“以教为本”、“以分为本”。扪心自问,有多少教育局长、学校校长是把学生的健康、学生的幸福放在第一位?他强调,每个人的健康幸福是全社会美好进步的基础。离开了个人的健康幸福,就谈不上社会的和谐发展。
从教育的内容体系来看,主要是解决三个基本问题:如何认识自然,如何认识社会,如何认识自我。他指出,我们的教育对认识自我是不重视的,这也是没有“以人为本”的具体表现。《三字经》第一句就是“人之初,性本善。苟不教,性乃迁”。就是讲人,讲认识自我。正确的做法,是应该以人为中心来组织教材。但现在我们的课程、我们的教材,都不是从人开始。如我们的音乐课,一开始就是讲乐谱,讲技法,为什么不讲讲我们为什么要唱歌?为什么不讲讲音乐与我们每个人有什么关系?甚至我们的思想品德课程,这是一门离开人就不可能存在的课程,却也照样转来转去转不出社会的圈子,对于许多人生的问题避而不谈,如怎样谈恋爱?什么叫快乐?有了烦恼怎么办?这些问题很少登上我们学校的大雅之堂。我是谁?我要走向哪里?这些根本的人生哲学在学校里没有位置,导致学生们“讲社会头头是道,说自己全都不知道”。
一位作家、一位记者、一位老领导,他们对于教育问题所共同倾注的忧虑与反思,引起我极强的共鸣。
人,因教育而成为人,教育,因人而存在,双方彼此依存。因此,教育毫无疑问首先应该教会学生如何认识自己,如何珍惜生命,如何热爱生活。所以,关于生命的教育,应该成为教育最重要最基础的课程。这也正是我发起的“新教育实验”正全力投入新生命教育板块研究的出发点。
人活着,为了幸福。教育的使命,就是帮助人们创造幸福。在“以教为本”、“以分为本”的教育中,胜利者似乎能够赢取所谓的幸福,但这种幸福与心灵相距甚远,是功利的,也是脆弱的。我们“新教育实验”始终以“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为愿景,我们一直认为:教育应该为人生幸福奠基,如果不能让人们未来幸福,教育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与此同时,教育也应该是幸福人生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不能让孩子当下幸福,教育也就失去了通往未来的可能性。
为此,“新教育实验”研发了自己的卓越课程体系,其中基础性的生命课程,就是把人的生命分为自然生命、社会生命和精神生命,将教育的目标定位于努力拓展自然生命的长度、社会生命的宽度和精神生命的高度,为人们赢得更有尊严、更加幸福完整的人生。
吴树先生的老朋友徐锋先生在2012年邂逅“新教育”之后,对“新教育”这种“以人为本”的理念高度评价。他深有感触地说:“新教育是在给一个病人——中国教育,作一次准确的基因修复。大家从事的,是一项注定要走进历史的、伟大的、关系中国教育成败的基因修复工程。”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他向吴树先生竭力推荐了我们的“新教育实验”。
“新教育实验”对于教育的思考与探索,我在和吴树先生交流时也反复提及,他颇为赞同。所以,在出版这两本书时,我不仅作为受访者出场,还应邀与著名作家理由先生分别为书作序写跋。
坦率地说,我喜欢这两本书,更理解作者的良苦用心。因为对于中国教育改革来说,的确需要有这样的忧患意识,需要有担当的全方位反思与审视。吴树先生告诉我,他们以文学的方式(而非评述)记载近三十年中国教育走过的路、发生的事,以及事件中的人物命运,是为了从那些真实的故事、鲜活的个体命运中,折射出中华民族在融入世界大家庭之际所经历的彳亍、彷徨与艰难奋进。其实,无论是文学还是评述,都是观察者自己眼中的中国教育,见仁见智,全是作家自己的眼光。
此外,我感觉书中的批评多了一些,忧虑重了一些,对于正在民间悄悄进行的教育改革关注少了一些。吴树先生说,希望今后有机会深入我们的“新教育实验”现场,全面了解中国民间的教育变革,届时争取能够完成一篇更加“正能量”的报告文学。为此,我们期待着。
朱永新
2016年2月20日
回复
支持(5)
打赏
分享
发帖
返回列表
发表回复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发布后需审核通过才会显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