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

请点击顶部登录按钮
扫描二维码即可登录

发帖
返回列表
查看:1281 | 回复:0
逆反工程思维创作 玉雕奇才儒士梁峻滔
漂泊方在媪战
2016/10/30 14:34:29
只看该作者

在翡翠作坊里,梁峻滔做玉活儿,非常的卖力,闲暇时也帮老板做做家务活儿。晚上收工,当别人都在睡时,他主动拖拖地,看着他累得不成样子,还坚持使用最后一点点力气拖完地的囧态,伙计们也逗他玩:歇歇吧,你把地拖得跟划拳一样,我们都看花眼了。

  话虽如此,但自己仍是十分的开心,认为自己一刻也不能放松,不能安逸,不能跟别人一样,这样才能让自己未来的琢玉路,走得再快点,才能让大家愿意教自己真本事。

  就这样,时间飞快的流逝,这一做就是三个月。这三个月之内,梁峻滔做玉货的掌控力有了一定的提升,结果,原来的师傅知道了小徒弟现在的进步,让他回去。但他那时候倔得很,就是不回去,他想走一条更自由的玉雕路。

  慢慢地,一来二去,他想到了自己还有一台玉雕机还放在之前的师傅那里。当时自己家里经济也十分拮据,想回去拿,结果去一次又一次,要了一回又一回,人家硬是不给,老被阻挠。为此,梁峻滔十分的苦恼,那时候的思想很单纯,就是一个小孩想着自己家的东西被人拿走了,想要拿回的迫切心理。有时候即使在活儿,他也会突然停下手来,老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我自己的东西,偏偏不给我?

  去了十几次后,师傅仍是那句话:你想着吧!于是师徒二人倔脾气一上来,总不免要大吵一架。去得勤了,人家不耐烦。有一回晚上,梁峻滔像往常一样过去要玉雕机,师傅的家人拿着刀往他胳膊上猛砍了一刀,当场鲜血迸溅。那时候正值夏季,一切毫无防备,来不及躲闪,被砍后,鲜血把拖鞋都染红了。而作为施暴者,连夜乘坐火车跑路,消无踪影。维持治安的警察到现场后,用最快的速度把梁峻滔送到了医院,然后转身走人。

  深夜中,偌大的城市里,一个16岁的少年,望着孤独的夜色,再一次品味到孤独的痛楚,他想不明白,到底自己错在了哪里?怎会如此的无助!

  夜色中,宽大的医院里,那个正值花季的孩子,本该被保护被呵护的年纪,再一次陷入了困窘的境地,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这里学活了?家人会不会担心?

  他不知道这一切对错的根源在哪里?难道追求独立创作是不对的吗?难道追求艺术美是不被允许的吗……

  那一晚,他一个人,想了很多很多。由于没有钱做深度的治疗,只是输了一些生理盐水,然后简单地缝了十多针,他不顾医生的再三劝阻,毅然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那一刻,他体会到了人情冷暖,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16岁的孩子,一夜间,想明白了很多的事情,这件事一定不能让家里知道,这是他脑子里蹦出的第一个想法。从那一刻开始,他长大了,意识到人活要争一口气。最理性的办法就是隐忍,把工作好,这样才有出头日。一定要通过自己的进步,让师傅看到自己的长进,自己坚持的路,是没选错的,我要把骨子里的气,蕴藏在心里。

  第二天,梁峻滔带着伤直接回去干活。他要把满肚子的委屈,变成骨子里的斗志,化为努力工作的动力。通过自己的双手,才能改变自己现在困窘的生存条件。从此,他的世界里没有白天和黑夜,一直闷不做声的研究如何把玉货做得更好,如何让自己走得再快点,如何让自己义无反顾的踏入自由创作的玉路。

  就这样,做了半年后,翡翠作坊的老师傅觉得这小孩子学习很不错,自己的平台已无法更好的教授知识予他。于是,老师傅带着惜才的心,把他推荐给平洲的另一家工艺水平高点的加工坊。在第三个师父那里,梁峻滔主攻虫鸟花卉,在做细工和形体方面略有所成,玉雕技巧日渐成熟。

  如琢如磨品亦佳 如切如磋志愈坚

  2003年,梁峻滔回到镇平,过完年,父母想自己留在老家发展,毕竟,镇平本身也是玉雕之乡,学习玉雕和发展的机会也更多,想着能在父母身边陪伴他们,梁峻滔最终还是停下了外出追求自由的学习之路。

  期间,师从几位前辈学习独山玉雕刻,主攻独山玉花鸟,在花鸟玉雕创作方面有独道的见解和体验。正当自己一步步的摸索到独道地玉雕创作的时候,父母开始操心自己的终身大事了。经过几番无休止的车流战后,梁峻滔妥协了。

  其实,自己也不是很忌讳相亲,只是自己想得比较远,能够接受自己这样一个追求艺术自由的人,是何其的难!最终,他还是勉为其难地告诉父母:想要找一个在做玉的路上能够志同道合的人,在生活、工作、事业、艺术追求上支持和互相帮助的人。

  结果,前后相了三、四次亲之后,未能如愿。那段时间,他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只要每天一有空闲,他就四处寻访玉雕名家、前辈,切磋玉雕创作,跟人家交流学习,提升自己的技艺。

  然而,幸运的是有个远方亲戚闻讯后,极力向母亲推荐了一个做玉雕非常棒的女孩儿,而自己也是前后等了半年,才有缘见到本人。那一年过年,在亲戚的极力撮合下,梁峻滔上女方家,初次见面,双方都挺不好意思地,虽然带着一丝丝羞涩,但皆大欢喜的是两人一见钟情,双方的父母也十分满意。

  就这样,大大咧咧的梁峻滔,在追求玉雕艺术的道路上,也开始追寻自由恋爱的轨迹,他每天会浪漫地蹲守在女方下班的大门旁,载她到县城去逛街。稍有空隙,他就会来个360度大转弯的惊喜,拉着她上南阳玩。两人异常的珍惜对方,了解对方的远大理想和成家立业的决心,都了解对方这么多年来的不易,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爱情。在认识的十二天后,两人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举行了订婚仪式。

  2004年,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下,梁峻滔和爱人举行了婚礼。成家立业后,他得到了贤内助,不仅可以边做玉货,还可以边得到爱人的技术指导和鼓励。慢慢地,在爱情的滋养下,梁峻滔苦学无门的事业和艺术追求道路也有了雨后晴朗般的转机。

  白天,梁峻滔跟李学凯老师学习玉雕设计和创作,晚上回家领悟和思考创作的手法,不断地研模前人作品,拓展自己的视野。当时梁峻滔主攻独山玉花鸟,手法日渐纯熟,刀工十分老道,做的飞鸟羽毛栩栩如生,深得前辈看好。渐渐地,他的作品不仅工艺别出心裁,而且造型塑造也极为到位。

  其实,这和老师的理论教授是分不开的。据梁峻滔回忆,李学凯老师的教育非常特殊,经常是言简意赅的无声传授,让徒弟们自己领悟。李学凯老师有个习惯,就是心情好的时候,立刻就在工作室的大黑板上,肆意地用文字抒写玉雕创作的心得,很多要点、理论、感悟、领悟的创作真言,虽几笔寥寥,但对徒弟们的自我学习,自我领悟非常有促进作用,让自己有更多的思考、想象、注入情感去创作。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但梁峻滔仍然记得那些年,师徒间在那块小黑板上,有过的那些关于玉雕创作境界的无声交流,至今都了然于胸:

  玉雕创作,要有激情,有斗志,有抒发情感,有民族气节,有舞的风姿,有音乐的旋律……

  气韵就是艺术的形象,神韵就是精神气质,它包括朝气蓬勃的生机和节奏感……

  在创作设计中,点线面的布局设置,至关重要……

  玉器讲究章法,造型,传神,逼真……

  出枝欲下终须上,右干左倚势顾东。

  正局须求奇,奇局终须正。

  大疏间小密,欲转势先斜,九曲成一折。

  每每想到老师的那些创作的提炼和交流,梁峻滔满是激动。在无声的交流中,梁峻滔以苦力为辅,思为道,悟为本,有突破,玉雕之路边开了,有了这些老师总结的看似六字真言的理论指导,自己的创作思维也初具了,剩下的便是拿起工笔,一比一画的进行想象的创作,抒写自己的激情,记入玉石作品之中。玉石,玉石之道初开,新颖的创作风格也逐渐形成。

  如今,从当年执着追求玉雕创作,从一个孩子渴望获得创作力量,到现在为人师,从底层一步步往上摸索到能够独立创作,并形成自己特殊的创作流派,再形成自己的创作理论,梁峻滔脱颖而出,成为传统玉雕之外的另一个奇才。

  如今,他潜心研究与传统玉雕创作互补的手法,理论,案例,实验,然后不断地完善自己的创作体系,希望有一天自己的流派能够得以传扬。

  如今,在他的创作流派里,他把自己定义为一个“逆向工程创作”的玉雕流派,从创作思维的完善,到逆向工程创作的分析和步骤,再到解读创作思维的深层次挖掘,梁峻滔都小心翼翼地深研究和多方实验,形成自己的特色创作。

  历时十五年,梁峻滔在艰难的琢玉之路上,拼出了自己的天地,如今,他的作品十分接地气,深受市场欢迎,生意也日渐红火。

  子欲养而亲不在 业已成而时难复

  2006年,正当梁峻滔生意红火,事业不断做大之时,母亲患脑溢血不幸去世。让他倍受打击和痛苦折磨,十分的内疚。仿佛整个世界都坍塌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孤独的世界的某个角落游荡着,从此没有了自己的灵魂。

  那段时间,有时候做活做到一半的时候,转念间一想起母亲,心里就异常的沉痛,无法振作起来。有时候一回家,看到母亲不在,家里黑乎乎的,仿佛幸福从此被堵上了。每当生活过得越好时,就会不自觉地想起吃苦的那些年,母亲享不了任何福,越发的难受。

  那段时间,他经常把自己关起来,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收敛一点点,让自己少离家,少追求一些自由。每当过年,看着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过年一家欢乐,自己家却是孤清冷寂的,心里越发的不是滋味。在自己最失落的时候,妻子对他加倍的呵护,前后花了了五六年,才让他慢慢的从丧母的痛苦中走了出来。

  失去母亲后,梁峻滔慢慢地意识到,想要在老家闯出一番事业,很多事情需要自己亲自打理,自己做主,处事更果断,因为家的重任在自己肩上,人情世故都要协调好,单纯做艺术创作,是远远不够的。就算是艺术,也是要来源于生活,升华于生活。毕竟,生活本身就是一种艺术提炼。于是,他把所有悲伤的力量,化为全部学习和提高自己创作的动力,开始疯狂的学习,忘我的学习。

  期间,梁峻滔跟随玉雕名家魏烈峰老师学习翡翠杂件设计,收获颇丰。经常登门拜访国家级玉雕大师魏玉忠,在其循序渐进的引导下,逐步领悟和学习到器皿的创作要领。后来,幸得良好机缘结识玉雕大师李先锋,良师益友,受其影响,自己在创作风格方面也有所突破……

  随着学习和独立创作的深入,梁峻滔不由自主地爱上了独立地玉雕创作之路,他始终觉得,这是他这辈子做得最开心做得最有意义的一件大事,人生可以因为一件事而有始有终,幸甚至哉!在梁峻滔的眼里,玉雕设计本该随心而发,不改受市场需求制约,也不能完全的迎合市场,而是要创作者自身境界和思维的提升,这才是真正的艺术价值。

  从大的来说,我们为后来学习的人起到了一个导向的作用,没有扭曲任何的价值观,没有让后来人走弯路。从小的来讲,我们只是为了更好地把握自己的未来,把握自己的事业,把幸福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不受任何世俗纷扰,潜心钻入自己最舒适的创作空间而已。

  近几年来,梁峻滔边摸索边实践自己的创作思维,攻克用逆向工程创作的难题,继续到处游学,交流,寻访名川大山,造访玉雕名家,解读各种古今流派的玉雕创作思维,完善自己的流派和创作理念。

  奇险壮阔的怒江大峡谷,伟岸绵延的山峰,总是让他日思夜想。那一年,桃花盛开的日子里,怒江旁,他呼朋唤友前行,追逐自由的天际。在那里,梁峻滔总有种莫名的感动,云南的高山流水,让久居中原的他匍匐膜拜,那是一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灵感和呼唤。

  连绵的高黎贡山与碧罗雪山的形,蜿蜒磅礴的怒江的意,都为他的玉雕创作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灵感,一马平川的束缚,得到了解放,从此创作构思和碰撞地火花绵延不断!

  在那里,梁峻滔有幸结识了怒江本土的知名珠宝企业兰若珠宝的创始人兰慧明先生,两人一见如故,于是,梁峻滔带着梦想加入了兰若珠宝,成为一名兰若珠宝旗下的玉雕设计师,携手兰若珠宝,潜心投入到玉雕精品的创作里。

  近些年,随着游学和对外交流的深入,他慢慢地感悟到:

  做玉雕,用心做,关注细节,每个细节都做到最好,才能接地气。

  做好手艺人,就不要过度的考虑利益问题,要全心地投入创作之中,做到精确、精细,才能获得认可,得以生存并发展。

  玉雕是一个互相学习互相借鉴并互相融合的艺术,取长补短,互相尊重,互相成长,共同进步,用心做好作品,倾入大量的创作情感,让作品成为有情感色彩和有传统意义的佳作,才是永恒!这才是艺术本身的魅力之所在!

  后记:目前,玉石原料的稀缺对玉雕艺术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众多玉雕师面临着有一天可塑之材越来越少的境地。面对日益枯竭的创作原石,大部分的玉雕流派都认为,艺术创新势在必行!所以,如何结合创新地把传承千年的玉雕艺术延续下去将是当代玉雕人的最大使命,而传承的做好办法就是不断地创新和解读,这也是梁峻滔一直坚持认为的创作方向:玉雕创作和发扬,从自己的层面来讲离不开自己坚持的逆反工程思维创作;从传承的角度来讲,只有靠创作者的这种追求不懈的精神动力,才能让南阳玉雕在原有的悠久历史和文化基础之上再一次升华。

  梁峻滔作品展示:

  1、蝶恋花

  兰亭古序初晨雨,怜花折句,映入尘封里。隐隐春痕留玉笔,暗香飘尽花不语?

  露下初心蝶花语,华纱如碧,烟里浸寒意。生生花里还相忆,花去人瘦对愁宇。

  2、拈花智慧

  身似菩提手若擎,一茎禅心入画里。

  牵枝蔓蔓出纤素,隔叶绽绽卷柔荑。

  疑将甘露普世间,幻作清芳云水心。

  指竖花开禅师悟,拳开佛笑法嗣明。

  排叶爪痕两翠净,吐得真心是菩提。

  妙手生春一花语,无色空华西来意。

  我手生缘似佛手,一笑惟拈富贵来。

  3、蝉联独冠

  夜来晚露依羞莲,枝上暮蝉花下鸣。

  新蜕蝉衣飞不得,拆翼犹薄浅唱清。

  玉炉烟染绿水荫,露华凝腹误侵睛。

  林尽山明竹修影,独蝉孤音傍水擎。

  星靥笑偎深叶里,凄凄再动故园情。

  玉管歌音羽化轻,从来福贵稳中行。

  -------------------------------

  文章相关链接:

  苏珊·朗格(Susanne K.Langer,1895~1982)德裔美国人,著名哲学家、符号论美学代表人物之一,先后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大学等校任教,主要著作有《哲学新解》《情感与形式》《艺术问题》等。

  《感受与形式(自哲学新解发展出来的一种艺术理论)》是20世纪西方符号学美学的代表作,分艺术符号、符号的创造、符号的力量三个部分探讨了作为感情表现符号的艺术问题。作者把艺术问题、艺术符号上升到哲学的角度,着重探讨了音乐,舞蹈,文学,戏剧等艺术符号、艺术符号的表现力以及作品与观众的联系等问题。

  ——更多梁峻滔玉雕作品,敬请关注运营微信:Liangjuntao888


回复
支持(0)
打赏
分享
发帖
返回列表
发表回复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发布后需审核通过才会显示)

顶部